乱七八糟

我将这一声的记忆,铭刻在灵魂的左耳内

天,黑沉沉的。
一阵阵狂风吹来,将树叶吹得沙沙作响。
那风,吹起了地上的树叶,灰尘夹着沙子飞起了一人多高。还有随处可见的废纸,从地上翻腾到空中,似要冲天而起,然而最后也只能无奈落下。
“轰隆···轰隆···”雷声从远处传来。如果抬头,可以见到天上一层又一层的乌云中,有几条粗大的电蛇在不断游走。
这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兆!
一队骑着灰狼的骑兵跟在一辆疾驰的马车后,从白帝国帝都街道上奔驰而过。看那急冲冲的样子,前方肯定有什么急事在等着他们。
这时,帝都西南方角落里的一座平民屋中,一个脸上有着一道恐怖伤痕的女子,正坐在床边,将手里端着的一碗水喂给床上重伤躺着的男子。
“小石,喝完水,你继续睡一会吧,我去弄点吃的给你。”女子放下碗,温柔地看着床上的小石说道。
“嗯…”床上的男子虚弱地回应道。
2012112710-5
女子叹了一口气,正准备起身时,却听到屋外有一阵马蹄声伴随着车轮的“轱辘轱辘”由远及近传来。从声音来判断,这应该是一辆马车。
“嘶~~”马车停在了屋外。但是随着马车停下的,似乎还有周围的声音。
静,四周诡异地安静。
女子突然莫名地烦躁起来,她发现,屋内的气氛变得有点压抑了,好像屋外有千军万马在虎视眈眈。她很难受,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了。
“小玉,别怕…”小石似乎发现了女子的不安,艰难地抬起手,将小玉的手握在了掌心中,安慰道。
就在这个时候,“嘭”地一声响,小屋的门被人以重力整个击飞到了屋内。
小石和小玉看到屋外一年迈老者正从门前让开,紧接着,一个身材苗条,穿着华丽的年轻少女走了进来。紧随少女而入的,还有那个年迈老者,以及十几名胸前戴有军衔的帝国士兵!
“哟,石大将军,你怎么还没死呢,我以为今天来,能看到你的尸体,看来我要失望了啊!”少女看着小石和小玉紧握着的双手,讽刺道。
“白耳铃,你还来干嘛,这里不欢迎你!咳咳…”小石激动地咳嗽了起来。小玉连忙转身,轻拍小石的背部,脸上满是关切的神色。
“不欢迎我?”白耳铃眉毛一挑,继续道:“这帝都里,所有的东西只要我想要,就都是我的,包括这间房子,包括…你们的命!而现在,我就想要你身旁这个贱货的命!动手!”
随着白耳铃一招手,她身后立着的年迈老者抬起了满是皱纹的脸,那浑浊的眼瞳中,似乎有精光闪烁。只见那老者抬起了右手,食指对着小玉屈指一弹!透明的空气中,立即泛起了一道波纹,从老者的食指处向小玉荡漾而去!
“不!”小石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挣扎着起身,伸出双手,想将小玉从自己床边推开。然而,他重伤的身体反应终究是慢了一步!那道透明的波纹,在小石刚抬起双手之时,便已经洞穿了小玉的心脏!
看着小玉的身体缓缓倒向自己怀里,小石突然感到体内一阵空虚。他知道,这个世间,对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东西,已经永远地离他而去了…永远地…不会再回来了…
2012112710-4

他抱着小玉的身体,感受着小玉残留的体温,内心深处一阵一阵地疼痛。那道波纹,在洞穿小玉心脏的同时,也洞穿了他的心!
他的手,不自觉得摸上了小玉脸上那道恐怖的伤痕。
“你原本以为,这道伤痕,能换来我们平静的生活。但是现在,伤痕还在,你却先一步离我而去了。”一滴眼泪,从小石的眼角滑落。
白耳铃还在那说着什么,然而此时的小石,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他看着小玉,她的脸上,永远不会再有笑容了。
“小玉,你不要怕,我会来找你的。很快,我们就又可以在一起了,你一定要等我,不要怕…”小石温柔地看着小玉,低声呢喃。
渐渐地,小石的体内,仿佛有一道道金光透体而出。这光,刚开始还很微弱,然而不到3秒钟的时间,便已经强到让对面的人群连眼睛都睁不开的地步!
“快阻止他!”白耳铃似乎知道小石要干嘛,焦急地对身后的年迈老者吼道。
年迈老者又一次抬起了右手,伸出食指,一指点向小石:“魂法,破!”
随着一声“破”字出口,一道青光瞬间从老者指尖击向金光。然而,那道青光却直接没入了金光之内,仿佛被金光所吞噬,没有让金光泛起一丝涟漪。
这时,金光内传出了小石的声音。声音不大,却能让房间内的每个人都清楚地听到。
“以我肉身为祭,将我这一生的记忆,铭刻在我灵魂的左耳内,随我灵魂,永坠轮回!灵魂不死,记忆不灭!”
随着小石话音落地,金光猛地暴涨,竟然透出屋子,仿佛要将这天地都贯穿!
这金光,持续了半分钟之久…
金光消散后,白耳铃呆愣地看着原先小石坐着的地方,喃喃自语:“你就…这么地…爱她么…”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