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看天空

天气总是变化着的,窗外,一觉醒来,不知道怎么的,天就阴沉了,天空是一片的蒙蒙,也不知道是不是就要下雨了,这段时间的天气,我实在无法单从天空的颜色判断,就如一天中午,看着她金黄的色彩,忽然就撒起了瓢泼大雨。
  办公室里的中央空调,让我直颤抖,手冰冷着打着键盘,似乎有点麻木。我忙不迭待的打开窗户,风吹进来,是暖着,带着热带海洋气候的风,真舒服。手渐渐的有了暖意。

  我的窗口摆放着三棵植物,都长得十分的漂亮,尤其是那棵最小的植物,短短时间里,已经抽出了好几张叶子。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会用张这个量词来形容叶子,是的,为什么我说几片叶子,我不清楚,很多时候,语言对于人来说,就像天气一样无法琢磨,是忽然的从心里迸发出来的字眼,就像晴天里忽然倾盆的大雨,骤然而来,骤然而去,也许下次,再想到同样事物的时候,这个词已经远去。
  窗子对着,有一栋8层楼的民屋,我坐在电脑前一歪脑袋就可以看见它的第八层屋子的阳台,似乎这家的主人在阳台上细心的种了很多植物,有一株植物,我远远的看去,结着红色的果子,枝叶较为稀疏,叶片是小小的像柳芽般的,那红色的果子,从我的角度看去,悬挂在枝头,那模样甚像老家院子里的石榴,不过海南是没有石榴的,海南所谓的石榴是绿色的,规范的说应当称作“番石榴”。然,我还是认为对面阳台上的红果子是石榴,不为了什么,仅仅是因为它给我的感觉是那么的相似。我不想走近了去看,有的时候,生活不需要太过于追究,相信感觉反而让我享受到美丽,就像我看着天边的彩虹,我不想追究它从何地起,又落至何方,我只知道它的出现,是意外的雨和阳光的结合,是一份美丽。
  天气,我想我是琢磨不透的,我在想如果没有天气预报,我这个早上出门还朦胧着眼的人,是不是经常要被没有预知的雨淋个落汤鸡。我还想,天气应该就是天空的心情,心情好的时候,她就笑着散发阳光;心情郁闷的时候,她就让云遮住她的脸一声也不吭;心情悲伤的时候,她就哭着流雨;心情悲伧的时候,她的痛哭声就是那轰隆的雷声,她的尖叫就是那霹雳的老麻雀问大雁:你这是飞着去哪啊?大雁:飞去南方过冬。老麻雀拍拍身边小麻雀的头说:看看,这就是有钱人过的生活啊!闪电,她的嚎啕大哭就是那倾盆大雨;她微笑着流泪的时候,那晴空里下起的雨应当就是她无声的叹息吧。而天空,似乎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女孩,喜怒哀乐全数表现在她纯真的脸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