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拾忆如昨,笃定几何

美文作者: 涵聃清影

莫名地,毫无预兆地,时间和青春已不再是按年月来算计的,而是以天以时来称斤计两的。时间永远在那儿循规蹈矩地流淌着,不偏不倚,不紧不慢。从不偏离它该走的轨道,亦不会为任何缘由停下来等你。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明明从没有奢求它能慈悲的单独为我驻歇,它却忍心那么残忍的去祛除一切我一心求存的年青,剥蚀我本就可怜的间歇性契机。

是,我玩不起青春,敌不过岁月,更经不住生活的反复嘲谑。可是与其那样不动声色的消磨我所有曾经引以为傲的小小资本,倒不如让生活来给我一次玩笑,大大的玩笑。人,不是被生活愚弄,就是愚弄生活。为什么我堪堪成为那夹缝中生存不幸的一个。现实与理想相距甚远,中间是我无法逾越的鸿沟,工作与生活相距太近,寻不着一丝透气的缝隙。正视现实,却看不清它的大概轮廓。瞻顾理想,却发现早已尘封在历史某个角落。俯首工作,却空虚于它本身的平淡枯寂。平静生活,却调不出那最初的五味杂陈。

人的心态为何是这样难以调和。每个人都有其间歇性的喜怒哀乐、悲苦合欢,既不能超脱,亦难以自拔。真的很奇怪,同样的境况,同样的状态,同样的场合,却为何会生出别于他人的甚至连自己也难懂的矛盾心绪。或许初出茅庐羽翼尚浅是茫然泛滥滋生的必然因素,可为何在我这里会凸显的那样昭然,那样不堪,以至于稍不留神就袒露一朋友不安地说:“昨夜我做梦游玩意大利,还吃了意大利面条。”我说:“那怎么了?”“今天起来,我发现我睡衣的带子不见了。”在无形之间。

也许理想二字的光环在我们刚踏出大学校门的那一刻起已经被现实一点点的吞噬殆尽,以至于现在谈起梦想二字都有一种难于启齿的哑然,情不自禁的鄙夷。是不是这样就说明我们正很不幸的被现实无情浸染,并最终把我们逼回原点?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没有理想或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个人在潜意识中就已透露出对理想二字的嫌恶与摒弃。这将是一切自弃的根源,一切颓靡的开端。

或许在这空谈理想的背后,我们更该去深刻反思,还有谁能够豪迈直言自己曾经坚持的梦想,一如当初的坚定?
理想或许离我们很远,现实离我们很近。所以我们常常能够轻易的尝到现实带给我们的切肤之痛、难言之隐。那我们能做的还有什么呢?不要让我们将来只能在回忆中触摸理想,更不要让我们在虚妄中美饰现实。永远不要去嘲笑你曾经的梦想,因为那是我们人生最初的动力,最大的价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