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七月随笔

本文作者:有空了聊聊

 

知了站在高高的树枝上不知疲倦的鸣叫着,电风扇在头顶上嗡嗡的旋转着。昨日插在矿泉水瓶中的金针菇吸足水的养分后在眼前灿烂的开放着。这是七月一个炎热的下午,整个院子里看不见一丝风,所有的叶儿在炎热的午后静止成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走出屋子,追随着知了清脆的鸣叫声,蹲在墙角看蚂蚁觅食,看地面上躺落的枯叶,看远处深沉悠远的蓝天白云;幻想着人生由春到秋,树叶由浓绿到衰败的过程,是何等的灿烂而短暂啊!在这个炎热的午后,眼前的一切都是静止的;仿佛静止的世界才是最生动最浪漫最真实的世界。


在我沉思的空隙,一只翅膀上布满白色斑点花蚊子闪动着细小的翅膀停驻在我赤裸的胳膊上,随着一阵尖锐的刺痛过后,一个红肿僵硬的肉包包真实的呈现在眼前。在这个静止的世界里,一只小小的蚊子用它独有的方式打破了眼前的静寂。

小小的午觉醒来,站在监室门口拿起梳子给自己数学老师眼神不好。某日监考,考场为防阳光,拉了窗帘。窗帘缝隙,有些光线射进。老师路过时,注视光线良久,最后竟然迈了过去。扎了一个高高的马尾辫,这是一个半尺多长的马尾辫;由春到秋,从童年到中年,足足陪伴了我三十多个年头。从记事起,从自己第一次学会扎马尾辫起,就喜欢仰着头,给自己扎一个高高的马尾辫;然后迈着或悠闲,或急促的脚步开始新一天的生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