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夏之记忆,寂寞的温暖

没有絮的时节,各自飘散零落,思念终究也有用尽的时候。
时间不留,慢慢的进入夏的领地,夏至已过。
记得气温是一下子便飙升到夏的标准,春与夏划出了严格界限。时间像是粘稠的胶水,粘在身体上,一点一点的向前挪。慵懒的季节,连时间的脚步都放慢了。静止的世界,被阳光灌溉的很足。
又是一年的雨季,雨水常常会毫无预兆的就悄悄来临,没有道理可言。绵绵延延的不停手。急一阵缓一阵。常常会打乱我们所谓的生活节奏,弄出一点小小的麻烦,可夏,本就是一个没有节奏的时节。夏季可以很安静,像艳阳下的绿荫,像繁星满缀的夜空;夏也可以吵吵闹闹,像枝头的知了,像喃喃细语的蛐蛐。
时常会有急促的阵雨声势浩大的强袭而来,像是恶作剧一样,立即湿透所有能够触及的行人。时间常常恰是傍晚,是结束一天忙碌的时候,对这样的雨,大家也并没有多大的憎恶。有些人会很淡定的走在雨水中,不在乎所谓的湿透,漫漫的享受这样的浸润;大部分的人会一起躲在能够避雨的地方,安静等待雨水的撤离;有些有伞的亲人情人,会撑着一把伞,漫漫的走在雨中,牵着手,靠的很近很近。

有时的希望像是覆盖天际的雨云,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倾泻而夜,妻坐床头,手脚乱动,突然抓住夫小鸡鸡,一阵猛揉,遂坚硬如棒,夫便欲脱妻衣,妻问:干吗?夫问:你干吗?妻答:明天考驾照,练练挂档。下,摔得粉身碎骨,最后不留痕迹。有时的痛楚会永远不得恢散,即使是骨头烂死,心脏停止,依旧隐隐作痛。有时的别离会在一生上划一个句号,拓下深深浅浅的烙印,留下绝望的奏响曲。我依旧记得去年夏发生的一切,一些颤抖,一些泪水。像图片一样的故事,真实的在安静的夏天一次排开,搅乱了所有我的生活。曾经的计划,曾经的诺言,都随着炙热的焦烤奔赴一场永不回头的盛大安葬。有些记忆需要我们用心去释怀。
21载的漫漫轮回,当初所谓刻骨铭心的记忆,大部分都在时间的浸泡下一点点的溃烂失去。能够剩下的,快乐的或者是难过的,亦或是悔恨的都坚如磐石般的不可抹去了。这么些记忆,有的可以当做茶余饭后的分享;有的只能对自己心里特定的人诉说;有的却只能当做自己心里的秘密。记忆永远都只是记忆。我们挑剔的的记忆,总是深化了一些事与愿违,而覆盖了真正值得我们应该记住的。所谓的难过与心痛源于失望,失望来自无所谓的希望。当我们不对飘渺的事情保有那么多有的没的希望。自然就没有那么多伤心的泪水。
我还记得渴望看到那块麦田熟透的样子,最终没机会了;我还记得在火车上莎莎的喃喃的细语,最终听不见了;我还记得当初常常梦见的东西,最终远离了;我还记得满满溢出的夏的记忆,最终也抛弃了。在炎炎烈日下融化,在温热的夏风中吹散,在清凉的山水中沉淀,最终再也不被拾起。
有时候会突发奇想的渴望去做另一个自己,完全不一样的自己。不想再像一个跳梁小丑一样演没有人看的戏,仅仅能博得转瞬即忘的浅浅一笑。慢慢的沉寂,在夏日安静的喘息中慢慢的喜欢用第三视角看身边发生的故事而不去打扰。没有忧伤,只是享受夏日慵懒极致的安静。即使是吵闹,也可以毫不在意的安宁,只有自己。我们都需要退却一些稚嫩,带上一些成熟。有时候不去努力的放弃是一种过错,过于努力的争取也是一种错。
夏,所有所有的杂绪,慢慢的,慢慢的,安静在夏日的协奏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